《hamlet b.》悲劇看產業化劇團

文:何俊輝/

(轉載自大公報)

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與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聯合製作、陳炳釗負責文本及跟張藝生聯合導演的《hamlet b.》(2012大中華版),串連了消費主義和文化產業。

近年很多香港劇團着重炮製娛樂性高的戲、用明星主演作賣點、有各種媒體強勁宣傳、有一班忠實粉絲追捧和可巡迴海外演出,而當此類「產業化劇團」愈來愈多時,會否令諸如「前進進」的「小眾劇團」漸不受重視或被淘汰?究竟文化產業化對整個香港(甚至大中華)戲劇界及社會大眾是禍是福?

批判劇壇重娛樂劇

來自不同背景的觀眾看《hamlet b.》,像面對《王子復仇記》(Hamlet)的名句「To be or not to be」,會對這些疑問產生不同的思考及答案,筆者是以跨媒體藝術愛好者的角度來看劇中呈現的戲劇界現象,便感到創作人對文化產業的發展顯得悲觀。

劇中的演員演出了《王子復仇記》的搞笑版、搖滾版、像機械人演戲的「科幻版」等多個版本(每個版本只演數分鐘),令人感到文本是要批判香港劇壇只重「娛樂劇」,不夠多元化,而且各個版本均予人無內涵無靈魂的感覺,似乎是彰顯港人看戲純粹追求惹笑、官能刺激而不重視戲的意義和情感。

以筆者的觀劇經驗而言,香港劇壇是既有娛樂劇,又容納到很多不同類型、題材和表達方式的劇作,像《hamlet b.》等較另類╱實驗的作品往往有不俗的票房,當然在場次及總入場人數上,較另類╱實驗的戲劇製作比不上娛樂劇是常見現象,正如低成本獨立電影的票房很難跟科幻動作大片比較,但起碼不少香港觀眾仍會懂得分辨戲的優缺點及反思戲的訊息,包括看由歌星何韻詩主演的《賈寶玉》和爆笑喜劇《脫皮爸爸》時會思考劇中探究的人生哲學和社會現象。

筆者承認香港戲劇界亦有被忽略的偏鋒作品及不肯動腦筋的觀眾╱藝術消費者。劇中一場涉及行為藝術家(朱柏康飾的hamlet)的戲,可見編導在這方面有細緻的觀察。hamlet於街頭用自己的血作融化冰塊實驗及於咖啡連鎖店作宣揚公平貿易的沖咖啡表演,均被身邊的市民漠視,當中「融冰實驗」等於現實中某些有心思有訊息、但因實踐欠佳而得不到垂青的作品;「沖咖啡表演」則是有水準但被忽略之作。奧菲麗亞(蔡運華飾)竟視冰塊為藝術品並高價購買,便教人聯想起不懂欣賞藝術卻推高藝術品拍賣價的富豪。

欠公德事件顯離題

《hamlet b.》活潑地刻畫影視╱劇場偶像(可視為消費品)於戲中的浪漫形象,是經創作團隊精心塑造以滿足粉絲的想像、需求,再配合新聞發布會的戲份,便見創作、搞藝術往往跟經營一盤生意沒分別。筆者覺得香港不少劇團雖有迎合觀眾口味和着重市場拓展的趨勢,但大致不會本末倒置到徹底忽視演出的內涵,情況好比劇中的冰塊能配合關注全球暖化活動,便變成受記者熱烈報道但又不失內涵的裝置藝術品。

《hamlet b.》像「非常林奕華」製作的《賈寶玉》,兩劇的主角均是講粵語的香港演員,但餘下大多數台灣或內地演員則講普通話,這無疑是既保留港劇神韻又能使內地觀眾看得投入的妙法。陳炳釗花了很多篇幅描述hamlet北上巡迴演出,於大城小鎮演了多個娛樂性高的《王子復仇記》版本,而奧菲麗亞為追捧hamlet 的巡演,經歷了艱辛的旅途及遇上一些欠公德的內地民眾。

就筆者對內地藝術愛好者的了解,他們往往比港人更能接受到一些嚴肅、文學味濃重、涉及歷史或社會批判、另類╱實驗的戲劇元素,怎會是只看娛樂劇便滿足?現時到內地巡演的香港劇團大多能作原汁原味的演出,不會像劇中的情況和電影界的兩地合拍片般要遷就內地市場的口味,曾帶《hamlet b.》到廣州公演的陳炳釗明顯對港劇北上的未來有太悲觀的想像。至於描寫欠公德事件,就顯得離題,為什麼不寫內地劇院的票價昂貴得令小市民難入場,以及內地劇院的公演劇目與可供市民閒逛的公共空間均不足?